让北约紧张的另一个原因是这场演习延续了苏联时代直指北约的,前线部队资讯化战争能力尚显不足

by admin on 2019年8月11日

原标题:指导美国人打赢海湾战争的竟是来自于曾是死敌的苏联人提出

图片 1
资料图:驻伊美军的布莱德利战车

2008年第六期的俄罗斯《空天防御》刊登了俄联邦军事科学院高阶研究员、前总参作战总局局长维克托•巴伦金上将就这一年8月爆发的俄格冲突和俄军事改革等问题的专著。巴伦金上将对于俄武装力量在这壹次冲突中的表现提出了尖锐的批评,并驳斥了俄罗斯某些军事宣传机构所谓「俄军已彻底摆脱车臣战争阴影」的说法。针对外界批评俄罗斯军队在武器装备和编制体制方面僵化落后,仍然将重点放在使用有生力量进行大规模地面机械化消耗战上,巴伦金上将指出,俄罗斯武装力量尤其是空军非常显著地没有做到与时俱进。

进入专题: 军队改革
 
 

图片 2

【军武次位面】:皮岛总兵

  《前言  来自俄罗斯军队的反思》

巴伦金上将指出,俄空军在这壹次冲突中暴露出主战装备陈旧落后(差不多95%的航空武器都达到了最大使用年限),而且资讯化程度严重不足,缺乏精确制导弹药和现代化的航空技侦装备。不但部队的总体装备水平仍停留在苏联解体时的水平,战术战法和部队编成也依旧停留在冷战时代。第一近卫强击航空兵师的飞行员们,驾驶著上世纪70年代制造的苏-25强击机,在没有得到任何电子压制力量的掩护下冲向乔治亚军队的阵地投掷常规炸弹和火箭弹。这种伟大卫国战争时期的落后战法使俄军的航空兵部队损失惨重,这也是俄罗斯军队战后首次遭遇防空系统比小口径炮和可移动地对空导弹系统强大的敌人。

刘亚洲  

环球网军事9月21日报道
俄罗斯与白俄罗斯举行的“西方-2017”联合演习接近尾声,北约一直宣称这场跨国演习的规模浩大、参演兵力多,加剧了地区紧张局势。但熟悉历史的人都知道,让北约紧张的另一个原因是这场演习延续了苏联时代直指北约的“西方”系列演习的称谓,其寓意不言而喻。尤其是36年前那场规模空前的“西方-81”演习,北约观察员目睹苏军钢铁洪流如何在8天内“横扫欧洲大陆”的那场演习,堪称机械化战争时代的巅峰。

如果阅读过军武的关于战忽局的文章的人能够发现,在苏联元帅奥加尔科夫的指导下,货真价实的”苏联战忽局”屡次给予美国在情报方面的打击。而事实上奥加尔科夫元帅并不仅仅是一个国家级的”大忽悠”,也是现代信息化陆军的指路人,他的战术思想引导了美国的改革,美国人称之为奥加尔科夫革命,甚至有些美国将领认为是奥加尔科夫元帅的思想指导美国在海湾战争中大获全胜,称之为美国技术和苏联思想的结合。

  ——本文摘自《飚天风暴》(被遗忘的往事:海湾,第一场高科技战争系列丛书)一书前言部分
,刘临川 肖云 编著,兵器工业出版社,2012年1月第一版

从进行资讯化战争的能力角度来看,俄军显然还没有做好准备,冷战时代的烙印依然存在。这无疑也显示出,部队主官观念落后,前线部队资讯化战争能力尚显不足,尚未对制造和大规模使用高精度武器打击敌人的军事和经济设施给予足够重视。

图片 3

苏联准备的“崭新对抗”

图片 4

  环球网军事独家授权刊发,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巴伦金上将指出,从苏联解体到今天,俄罗斯的军事战略走过了复杂而充满矛盾的发展道路。这一时期的突出特点是,政治、经济、科技、军事,特别是在战略上均发生了急剧而深刻的变化。同样,战略的特点是飞跃与迷惑并存、成功与失利同在。在不懈探索新的和非传统理论的同时,出现了有关武装力量建设以及战争性质、样式和实施方法的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和观念之间的尖锐斗争。

  

让我们把日历翻回充满竞争与冲突的1980年,美国还未完全走出越战失败的“精神泥潭”,而苏联的整体国力达到巅峰,冷战态势呈现出难得的“苏攻美守”。苏联决策者们面临一个颇具诱惑力的选择,苏联有可能在不与敌人同归于尽的前提下,迅速占领北约西欧国家,“一举拔除美帝国主义在欧洲大陆的‘侵略桥头堡’”,把美苏对峙前线从东西德边境推进至大西洋岸边。

▲海湾战争中的联军机群,此次战争的精确制导武器显示了奥加尔科夫将军理论的正确

  2008年第六期的俄罗斯《空天防御》(双月刊)刊登了俄联邦军事科学院高级研究员、前总参作战总局局长维克托•巴伦金上将就这一年8月爆发的俄格冲突和俄军事改革等问题的专著。巴伦金上将对于俄武装力量在这次冲突中的表现提出了尖锐的批评,并驳斥了俄罗斯某些军事宣传机构所谓“俄军已经彻底摆脱车臣战争阴影”的说法。针对外界批评俄罗斯军队在武器装备和编制体制方面僵化落后,仍然将重点放在使用有生力量进行大规模地面机械化消耗战上,巴伦金上将指出,俄罗斯武装力量尤其是空军很明显地没有做到与时俱进。

早在1991年海湾战争后,苏联武装力量内部过去就军事改革和怎样看待资讯化战争等一系列问题展开了激烈的争论。遗憾的是,由于苏联军队领导人和其继任者——后来的俄罗斯军队高层墨守陈规、抱残守缺,俄军一直到2003年伊拉克战争结束后才开始真正反省怎样打赢未来战争的军事变革问题。

   《参考消息》12月30日文章
习主席指出:“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是一场整体性、革命性变革。……全军要以高度的历史自觉和强烈的使命担当,以踏石留印、抓铁有痕的精神,坚决打赢改革这场攻坚战,努力交出让党和人民满意的答卷。”

就在此时,高呼“美国复兴”口号的共和党领袖里根入主白宫,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要给“苏联扩张主义”颜色看看。被激怒的苏联决心组织一次空前规模的超级演习,在宣传苏联军事学术发展和装备水平提高的同时,提醒美国搞清楚“究竟谁是欧洲的主宰者”。

在奥加尔科夫掌权的时代,美国人用15枚精确制导炸弹,成功的将此前出动700架次战斗机,投放1.2万吨炸药都没能成功炸掉的越南清化大桥成功炸掉,美国学者汤姆·罗提出了《信息战》理论,就如同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的间战阶段一样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同样是一个军事理论飞速发展的时代,而那个时候人类的机械化军队也逐步升级成为信息化军队,所以苏联元帅奥加尔科夫认为:以电子计算机为核心的信息技术迅速发展,精确制导武器大量涌现,必将从根本上打破军队旧的发展模式,推动和促进新的军事革命的发生。

  巴伦金上将指出,俄空军在这次冲突中暴露出主战装备陈旧落后(差不多95%的航空武器都达到了最大使用年限),而且信息化程度严重不足,缺乏精确制导弹药和现代化的航空技侦装备。不但部队的总体装备水平仍停留在苏联解体时的水平,战术战法和部队编成也依然停留在冷战时代。第一近卫强击航空兵师的飞行员们,驾驶着上世纪70年代制造的苏-25强击机,在没有得到任何电子压制力量的掩护下冲向格鲁吉亚军队的阵地投掷常规炸弹和火箭弹。这种伟大卫国战争时期的落后战法使俄军的航空兵部队损失惨重,这也是俄罗斯军队战后首次遭遇防空系统比小口径炮和可移动地对空导弹系统强大的敌人。

巴伦金上将透露说,海湾战争结束后,在阿尔巴特军区(俄罗斯俏皮话:实际指俄罗斯国防部和总参谋部,位于莫斯科阿尔巴特大街)和空军总司令部之间就过去就这一问题进行过不正常激烈的争论。众所周知,伊拉克军队长期装备使用苏制武器装备,军队建设也与苏军类似。苏联军事领导人过去认为,尽管美军将取得最终的胜利,但也将付出重大代价,甚至有大概超过朝鲜战争时期。在这其中,唯独空军参谋长安德烈•马柳科夫中将提出截然不同的意见。作为前任总参谋长尼古拉•奥加尔科夫元帅所倡导「新军事技术革命」的忠实信徒,马柳科夫将军指出,自越南战争结束以来,美国军队配备了大量的精确制导武器,其空中力量全面换代升级已接近完成。马柳科夫据此推断,美军在这场战争中将会以一种前所未见的模式快速赢得胜利,而其损失将被控制在近乎微不足道的水平。除非美国人发了疯,想一鼓作气占领伊拉克全境。

  
军改是一场革命。谭嗣同说:“外国变法未有不流血者,中国以变法流血者,请自谭嗣同始。”今天,我们特别需要谭嗣同精神。

很快,代号“西方-81”的演习方案就从高级军官的设想变成复杂而可执行的诸兵种合成战役行动预案。本次演习的总策划是时任苏联国防部副部长兼总参谋长的奥加尔科夫元帅。这位老将于1979年就在全球率先提出以电子计算机为核心的新军事革命构想。奥加尔科夫期望的“理想军事指挥控制体系”不仅要链接到每个师或者团,还要覆盖到每个将军、军官和士兵,提供最准确和精细的信息,支持他们做出最合适的决策。奥加尔科夫率领一批年富力强的参谋们,结合苏军从“西方-79”演习以及阿富汗战争中获得的经验,夜以继日地工作,对“西方-81”演习进行了精心规划。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