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行动中,参加此次演习的俄军官兵很多都有在叙利亚参战的经历

by admin on 2019年9月23日

 

俄军事专家维克托·穆拉霍夫斯基指出,目前,俄罗斯在中亚方向面临着恐怖主义等安全威胁;在远东方向,朝美关系日趋紧张,“俄军学会迅速投送部队并组建跨军种部队集群非常重要。在接下来的‘东方-2018’演习中,部队投送规模将会相当可观。”

这是俄罗斯第一个供空降兵和特种部队进行地下战斗训练的场所。实际上,它是一个大型的“迷宫”,进去后伸手不见五指,并且隔断出各式各样的房间,还有曲里拐弯、错综复杂的走廊和楼梯,而通向外界的出口只有一个。建造这个“迷宫”的目的在于:训练学员和官兵在执行战斗任务期间遇到这样的密闭空间时如何迅速下定决心,并且快速判定方位。

这些院校的入学条件很严格,不仅要在国家统一考试中取得俄语、数学等学科的优秀成绩,还必须达到良好的体能标准。入校后的学习和生活也相当艰苦,不仅各方面要求严,课程成绩要求标准也高。但优点也很明显:教育免费、发放奖学金、毕业后国家负责安排参军、有机会拥有自己的住房等。这些优厚待遇进一步吸引了俄罗斯的优秀女青年踊跃报考,有利于提升军校女学员的素养,从而进一步提高部队兵员的补充质量。

2018年9月13日上午11时许,“东方-2018”战略演习联合战役实兵演练正式展开,参演的中俄两军官兵并肩战斗,奉献了一场现代化的陆空联合战役行动。  “东方”系列演习是俄军例行性战略方向演习,每4年举行一次。而“东方-2018”则是俄罗斯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战略演习,兵力达到30万人,出动各型作战飞机、直升机和无人机1000多架,参演舰船近80艘。  除了参演兵力兵器(尤其是重量级装备)数量多、演练覆盖地域广以及涉及力量多以外,中国军队参演也是这次演习广受关注的重要原因。自8月20日中俄宣布将在“东方-2018”框架下共同组织联合行动演练开始,各国媒体纷纷猜测此举的背景与意图。  据介绍,中国军队派遣3200多名军人、1000余台装备车辆、30架飞机出境参演。据德国之声电台网站报道,自2003年以来中俄共同举行的军演超过30次。但是较之以往的联合反恐演习,这次战略演习可以说是开创了中俄演习的新模式,将把两军的融合、交流推进到更深的层次上。  9月13日,在俄罗斯楚戈尔训练场,中方受阅方阵参加“东方-2018”战略演习联合战役实兵演练结束后的沙场检阅。  如此规模的军演,一方面将考验中俄两军的联合作战指挥体制,另外对于双方来说也是一次难得的学习借鉴机会。  近些年,中国军队掀起了实战化练兵热潮,笔者在今年5月曾参与了一次进军营活动,走访了我军不同军兵种的多支作战部队,直观而强烈地感受到“仗怎么打兵就怎么练,训练场即战场”的理念已深入到部队训练的方方面面。  例如,在某特战旅的训练场上,为打造贴近实战的逼真战场环境,连看似普通的体能训练都被打造得“火药味十足”——四处硝烟弥漫,教官左手拿扩音器,右手持自动步枪,一边大声督促训练,一边不停朝天鸣枪。  但是无论训练如何逼真,与真实战场上得来的经验总会有差距。参加此次演习的俄军官兵很多都有在叙利亚参战的经历,他们将从战场上获得的经验带到演习场。据俄东部军区司令亚历山大·茹拉夫廖夫介绍,演习积极借鉴了从空降兵抢占有利阵地到作战队形和侦察手段等在叙利亚积累的综合经验。  9月13日,在俄罗斯楚戈尔训练场,俄方直升机在“东方-2018”战略演习联合战役实兵演练开始后进行索降。  比如俄军在演习中展示了自实战中习得的“坦克回旋”“叙利亚胸墙”以及“坦克交叉”等实用战术,还有在叙利亚战场上的无人机以及机器人运用经验。俄军源于实战的有益经验对于中国参演官兵来说是一个宝贵的学习机会,对于中国军队进一步加强实战化训练演练、提高战略战役指挥和部队实战化能力都有很好的助益。  而对俄军官兵来说,近距离观察中国军队的新装备也是一次获益良多的体验。俄军官兵面对中国的全数字化装备特别是通信系统纷纷挑起大拇指,称赞其联通性能好、信息化程度高。  近些年,俄罗斯高层一直有声音建议从中国采购大型军用装备以提升防务能力,特别是在乌克兰危机之后陷入停滞的水面舰艇更新计划,可以改从中国采购以缓解俄军“军舰荒”。俄军官兵能够在演习场上亲眼目睹中国新装备的优异性能,对于俄军未来的装备发展也是很好的借鉴和学习。  这是9月13日在俄罗斯楚戈尔训练场拍摄的“东方-2018”战略演习联合战役实兵演练结束后的沙场检阅现场。  另据外媒报道,俄方参演官兵对中国军人的战技术水平也很佩服,一些官兵还模仿、借鉴中国军人的一些新颖战术动作。无论如何,此次战略演习为两军官兵提供了更加深入的交流场合,对两军官兵来说都是一次难得的学习和切磋机会。  但西方媒体更多的却是关心这场演习的背景和意图。尽管中俄一再重申,与以往两军在多边以及双边框架下的历次军事演习一样,此次军演并不针对任何第三方,但还是挡不住国外媒体猜测“谁是此次军演针对的‘头号敌人’?”的热情。  关于此次军演是冲着北约的说法,俄国防部副部长亚历山大·福明予以反驳,称演习没有丝毫反北约的迹象,“扮演假想敌的俄罗斯分队并未穿北约式样的军装,没有使用北约制式武器,也不讲英语”。  而欧洲外交关系委员会高级政策研究员格雷瑟尔则认为,美国是此次军演针对的“头号敌人”,并将此次军演所表现出的中俄军事关系提升称为美国“噩梦”。然而“当事者”似乎表现得很低调,美国防长马蒂斯在谈到中俄联合军演时,表示“每个国家都是出于自身利益采取行动”。  另外还有日本,当中国军队参与此次演习的消息出来之后,有些“不淡定的”日本媒体就开始对号入座了,臆测是不是冲着日本来的、是不是要对美日同盟施加军事压力。《简氏防务周刊》认为,此次演习的压力会迫使日本重新考虑对俄政策。而日本知名俄罗斯问题专家中村逸郎更宣称,日本希望与中俄在未来一起参加“东方”系列演习。

——世界军校巡礼之俄罗斯

无人机也成为俄反恐行动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它们的任务是寻找打击目标并对打击效果做出实时评估。俄军前线航空兵原司令尼古拉·安托什金上将表示:“在反恐行动中,新式飞机、改装飞机、现代化的瞄准器具表现都很好。技术和后勤保障水平也很给力,兵力武器的投送速度相当快,军事目标的配套建设很及时,为战斗任务的完成创造了条件。”

据俄国防部相关人士介绍,空降兵在俄武装力量组织架构内担负俄总统战役预备队的职能。作为快速反应部队,他们应在最短时间内被投送到任何一个战区,并立即投入战斗。根据这个原则,在俄军组织的多场军事演习中,空降兵部队经常被从俄内陆地区投送到远东、高加索等这些陌生地域遂行战斗任务。有时,空降兵部队官兵还会突然出现在北极地区正在漂流的冰面上。除了这些常态化训练之外,现在又增加了“地道战”这样的训练课目。

这两件事一方面说明,包括俄国防部长绍伊古在内的俄军高层对在校大学生的役前军事训练工作高度重视;另一方面也说明,近年来,俄罗斯社会进一步强化了军事爱国主义教育工作,俄军高层不断提高官兵包括薪资在内的各方面待遇,产生了明显成效。尤其是俄军在叙利亚战场上的反恐战争取得了丰硕成果,使得军人在社会上越来越受到尊崇,青年人投军从戎、报效祖国的热情越发高涨,从而推动俄军不断开设各类少年军校,并在高等院校里增设培训青年学生的军事教研室和训练中心。

根据在叙利亚战场上积累的作战经验,俄军校教员得以对日常教学内容做出与时俱进的调整。莫斯科高等诸兵种合成指挥学校把俄军在叙利亚战场上的反恐经验写入教学大纲,根据叙利亚城市战经验编写了“连排占领居民点行动”教材,还根据城市作战和反恐作战特点,建造和修缮了相应的新型战术训练场。

航空兵与步兵更好地协同作战。在叙利亚驻扎的俄战役战术航空兵、陆军航空兵飞行员,平均每人战斗出动将近100架次。“库兹涅佐夫海军元帅”号航母舰载机飞行员首次参加了战斗行动。战略核潜艇乘员演练了远程精确制导导弹的使用方法。突击航空兵与步兵的协同提升到一个新高度。现在,地面上的航空引导员可以在特制平板电脑屏幕上知悉附近有什么飞机、携带了何种武器弹药,可随时呼叫空中支援。

据俄罗斯军事观察网报道,在叙利亚政府军宣布完全夺回大马士革郊区的东古塔地区之后,反政府武装分子已经全部撤离此地。经过长期经营,反政府武装将东古塔地区完全要塞化,数千米的地下隧道密布且四通八达,主要隧道甚至深入地下近30米处,将其控制区连为一体,而且兵工厂等重要设施也被转入地下,给此前解放东古塔的战斗造成了极大的困难。不过,这也给俄军提供了非常宝贵的经验和启示,促使他们演练“地道战”战斗技能。

无独有偶。2017年,俄罗斯克拉斯诺达尔高等军事航空学校首次从全国范围内招收了16名女飞行学员,并于10月1日起进行军事飞行员培训,经过5年培训毕业合格后,她们将驾驶战机翱翔蓝天。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