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得以让这个本已经太监的系列继续下去,海豹六队在三十多年前刚一成立就饱受争议

by admin on 2019年9月1日

在巨蟒行动后的几周,CIA追查到了一股基地武装势力,他们在北方联盟的猛攻下逃出了Shah-i-Kot山谷。美国海军的P-3猎户座飞机在基地组织车队,随后,监控工作移交给了CIA的肉食动物无人机。在确认了这支队伍是敌军武装后,一支CIA和阿富汗联合地面小队重新定位了车队,车队正向背离巴基斯坦边境的地区驶去,这给海豹六队乘坐直升机进行拦截争取到了时间。DEVGRU队员下机后将车队分割包围,以精确火力摧毁了车队。队员无人伤亡,而那些逃跑的车臣基地分子也悉数毙命。

海豹六队在三十多年前刚一成立就饱受争议,又在十年前反恐战争开始阶段有个不怎么光彩的开局,但其终于在2011年5月重新找回了自我。与在被征召执行海神之矛行动之前相比,DEVGRU红队的队员,现在yi被他们的指挥官称为”史上最精锐的作战力量”。六队与JSOC,作为一个整体,在911之后数年内有了巨大的进步。如果没有这些进步,他们也不会有机会与基地组织头目做面对面的接触。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然而,太多的耽搁导致蓝色特遣队不得不重新考虑。海豹们最终决定冒险将直升机降落点定在山顶——这个方案极不可取,它将会把他们的位置暴露给任何敌军,因为有很充足的证据表明这一带有顽固的敌军部队把守。Blaber之前反对过类似的做法,但他很快被排除出了这个行动。他仅仅拥有名义上的指挥权,不知道最后一刻在Bagram蓝色特遣队战术行动中心不顾Mako
30队长希望将行动时间推迟到第二天晚上的请求,下达了继续执行的命令

图片 4

刚一上任,就有人提醒Gormly,目前这个单位的实际战备状态已经被其表面的虚张声势和所谓的保密规定所掩盖了。六队的执行官告诉他,整个队伍缺乏纪律约束,训练标准也被人为降低了。在Marcinko的介入下,各项训练很少能真正完成,因为“一旦训练变的困难,Marcinko就会出现并喊停,然后带上队伍去泡吧”。另一位前海豹六队的军官也对六队的能力持相似看法,他把六队刚成立那段时间定义为“全是作秀,没有行动。”

政府和军方高层在明确知晓行动失败对这个国家和他们的职业生涯将产生怎样的影响的情况下,依然下定决心展开行动。在经过数月的研究、演练和决策后,派遣军队秘密潜入一个友好的主权国家清除本拉登的大胆行动终于得到了批准。

一开始,Norgrove被认为死于塔利班的自杀炸弹背心爆炸——但几天之后,通过对无人机和头盔摄像机录像仔细的重新审查,真相受到了怀疑。当队伍收到审查时,队里那名扔手雷的海豹站了出来并且承认了他的过失。他被从这只单位里开除,而其他很多人也因为没能及时说出真相而受到处分。有一种说法是还有另外两名队员也被开除。这场搞砸了的营救行动被媒体密切跟踪——有其是英国方面质疑,为何SAS和三角洲没有被派遣去执行。

海豹小队立即请求重新前往战区以救援Roberts,但是由于指挥层通讯之间缺乏沟通协调导致情况恶化。当第二架直升机抵达前一架直升机的迫降地点后,却收到了撤回Gardez的命令。指挥层将迫降地点附近的友军部队错认成基地武装,出于安全考虑,他们不愿意将机组成员留在损毁的直升机边(译者注:满载的直升机因高海拔空气稀薄,无法飞到山顶,只能先回gardez将前一飞机的机组放下后再行前往)。

提高DEVGRU地位的另一个关键性人物,就是海军上将Eric Thor
Olson,他在1994-1997年间指挥海豹六队,是第一个升任USSOCOM最高指挥官的海豹。海神之矛行动结束后数月,他从这个位置上离任。Olson在1993年的摩加迪沙之战中就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勇气。当他时被派遣到索马里,作为观察员学习JSOC下属的联合特遣队的运作,为他数月后掌管DEVGRU做好准备。然而,当原定的一个简单的任务偏离了预定轨道,Olson马上借来一支CAR-15和一件防弹背心,加入了三角洲的队伍,参与了一次高度危险的营救行动。由于当天的英勇行为,Olson被授予了银星勋章。这两位口碑极佳的前海豹队员占据了特战司令部最重要的两个高位,海豹六队在任务分配过程中不受重视的局面一去不复返。

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三角洲训练照不光是水上任务,Marcinko还希望能取代三角洲,获得陆上任务的执行机会。但真正需要用到JSOC下属单位特殊技能的实战任务对这两个单位来说都弥足珍贵。而且两个单位都知道,在JSOC内部,三角洲更加受到重视。当机会出现的时候,三角洲往往有任务优先权——一个极端的例子,有一个需要从滩头渗透进入的解救人质行动,考虑到任务需要的特殊技能,本应毫无疑问的由海豹六队来执行,结果还是分配给了三角洲。更在六队伤口上撒盐的是,为了执行那个任务,三角洲甚至还征用了六队的两栖作战装备。

图片 5

图片 6

此时Hyder最终确定了他的海豹手下的位置,他一直处在AC-130H幽灵炮艇机,F-15E攻击鹰战斗机和CIA的MQ-1捕食者无人机轮番支援下。虽然海豹们都受伤了,但他们花了6小时,撤退1500米后到达了安全地带

图片 7

在Marcinko创建海豹六队20多年后,这个单位还是有一种刚愎自用的心态。虽然DEVGRU已经有了显着的进步,且三角洲也在两个单位的交换训练中看到了这种进步,但最后美国决定对基地组织进行反击时,DEVGRU还是在专业性和作战能力上受到了质疑。

颇具争议的传奇人物,海豹六队之父Dick Marcinko

尽管声称自己不仅仅欢迎殉道者但他们实际上就是在寻找这样的人,CNN在2010年12月11日放映的纪录片《深入塔利班Inside
the
Taliban》展示了这群叛乱武装的另一面。在此过程中,纪录片也反映出了DEVGRU将恐惧深深植入了那些叛乱分子心底。一名挪威的电影制片人走进一群塔利班份子,而这群塔利班对联军部队发动“打了就跑”的攻击,并且对报复行动漠不关心。在AC-130独特的盘旋声中一切都改变了,AC130的出现引起了塔利班条件反射式的反应。

图片 8

从海神之矛行动说起——公开资料中的海豹六队发展史part3

据公开报道,这两个国家级的直接行动单位,在911前执行的任务数量基本对半开(当然其他大多数任务还处于保密状态,有部分甚至是完全不为外界所知)。海豹六队第一次公开任务是1983年在格林纳达营救总督Paul
Scoon。随后1989年协助抓捕巴拿马独裁者Noriega,又在1993年的哥特蛇行动中扮演重要角色,而在90年代中期的波斯尼亚,六队成了最高效的战犯追捕单位之一,到了1997年,六队还在一艘朝鲜籍货轮通过巴拿马运河时,秘密的使船上的“非法武器”失效(不知道具体情况,原作者引用自Without
Hesitation: The Odyssey of an American
Warrior一书中)。但事实是911前,JSOC任何一个反恐单位都没有接到过针对恐怖分子的猎杀任务。除了Marcinko时代有过一个先发制人打击的“空头支票”。一位前海豹六队队员说“在整个80和90年代,我们一直不断的训练、训练、再训练,但得到的只有偶尔的临时任务。”当时对任务的渴求在911之后都成了现实。

1996年年初,CIA历史上头一次,仅仅为了追踪一个人的行踪,专门建立了一个情报站,搜捕行动的力度在2001年911事件之后以指数级加大。CIA废除了搜捕过程中的一切阻碍:只要证明对审讯工作哪怕有一丁点的效果,所有那些前所未有的,甚至是残忍的审讯方法都被付诸使用。新的技术不断被研发出来,曾经被证明有效但已被禁用的方法也重新得到启用。CIA的行动得到了其他大型情报机构的协助和支持。NSA提供了近乎科幻级别的电子监视能力,与此同时FBI重新定义了“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的含义。大量其他部门也一次次加强了彼此的联系与配合。低轨道间谍卫星与绰号“坎大哈野兽”的RQ-170哨兵隐身无人侦察机不知疲倦的盯着可疑的安全屋。国家地理空间情报局不断分析收集到的数据,以确定“1号高价值目标”是否真的住在里面。

从海神之矛行动说起——公开资料中的海豹六队发展史part1

负责保卫卡尔扎伊的DEVGRU队员,当时使用的还是MK18MOD0

图片 9McRaven及他的着作

在2002年初,蓝色特遣队下属的一个DEVGRU中队获得了参加战斗的机会,而在此之前的2001年底,来自绿色特遣队的两个三角洲中队就已经进入了阿富汗,并在Tora
Bora山区打响了第一枪。虽然DEVGRU一再强调其成立之初就专注于陆地技战术,但三角洲的队员还是怀疑海豹们在一个满是险峻山地的内陆国家的行动能力。

从海神之矛行动说起——公开资料中的海豹六队发展史part1

引文的部分是这样写的”海军上士部署在……去负责定位和营救两名失踪美国公民,其中一人被认为重伤或者死亡,而在此之前在Mazar-e-Sharif附近的Qala-i-Jangi堡垒的基地以及塔利班囚犯打败了看守,并且获得了监狱中的武器以及弹药。在推进过程中,上士时不时地遭遇敌军的直射火力、迫击炮火力以及RPG攻击。他不得不通过一片布满了反人员地雷的雷区以渗入到堡垒中。在确定了两名美国公民可能的位置后,他不顾个人安危走进枪林弹雨,他两次试图通过爬进堡垒去营救那名未受伤的美国人。即使因为大量的炮火落在他身边迫使他撤回,他也没有被吓倒。在他向救援小队中留下的队员报告了自己的进度后,队员们离开并试图在堡垒外面寻找另一名失踪的美国人。{夜幕降临后,救援小队不再做救援失踪的美国人的尝试。}上士决定自己解决这件事。不顾个人安危,他又冒着敌军的火力前行了300-400米到达堡垒中心寻找受伤人员。弹药消耗殆尽后,他捡起死去的阿富汗人尸体旁的武器继续营救行动。在确认了遇难美国公民的位置和状况后,他从堡垒中撤出。通过出色而又果断的领导力,在敌人炮火前无尽的勇气,以及忠于职守,上士建立了极大的功勋,并发扬了美国海军的光荣传统”。

原文地址:

最好的例子来自前海豹六队成员Don
Mann,他饶有兴致的讲述了在HALO/HAHO训练中,两个单位之间的对比。三角洲的队员训练课程包含了大量的风洞内练习、折叠降落伞时有额外的安全措施、跳伞过程中有摄像机记录,便于事后教员的研究分析。而与此同时,海豹六队的自由跳伞训练就很非正式化,由一个越南时期的老海豹,一手拿一听啤酒进行授课。“如果你们这些混蛋中有人不知道怎么自由跳伞的,只要一个上午,你们就能学会从折叠降落伞到跳伞的全部内容”。(这个评价是否公正还有待商榷,但三角洲确实很长时间一直以有想象力的任务计划和科学的训练而闻名。前海豹六队成员的书中的内容,或多或少体现出了那个年代在海豹六队内部广为传播的观念。)

从海神之矛行动说起——公开资料中的海豹六队发展史part4

然而,无视这些苍白的统计数据,在特战人员眼中,他们所做的一切是为了拯救生命而非杀戮。他们通过清除敌人而成为联军常规部队的守护者。回首在伊拉克的行动,DEVGRU也是通过打击恐怖分子网络,消减了IED对联军常规单位的威胁。一级士官Chris
Campbell生前,在他随队去支援游骑兵进攻的路上,作家Eric
Blehm问他作为海豹6队的一员,发挥了什么作用。

在Lewis的记述中,Brown替代了他的海豹6队队友Neil C.
Roberts,后者参加SBS交换计划的时间被推迟。4个月以后,Roberts将成为自1989年第一个在战斗中阵亡的海豹——也是在9/11以后第一个牺牲的DEVGRU,在他之后还会有很多DEVGRU队员付出巨大的牺牲。也许考虑到这支单位经常作为国家的尖刀去执行最危险且最重要的任务,因此悲惨的损失是不可避免的。

海军上校Perry F. “Pete” Van
Hooser,DEVGRU的指挥官,将海神之矛行动得到批准的消息告诉了海豹六队红色中队的突击队员们,而他本人也在行动结束后不久宣布退役。Van
Hooser是一个在越战中赢得广泛尊敬的陆战队员,后来调转至海军,成了一名海豹。在成为海豹六队指挥官之前,他还指挥过海豹4队和海军第二特战群。作为”领导的指挥能力促进海豹六队提升”的绝佳例子,尽管他的一条腿由于跳伞事故而截肢,Van
Hooser还是一直坚持与六队的队员们一起训练。

三、不是所有人都同意即使在他的贬低者看来,Marcinko也是一个有远见及强烈进取心,一心想把海豹六队这个单位做大做强的人。但对他的肯定也只能到这里了。Rober

Impossible

那一年晚些时候,DEVGRU队员在Kandahar作为贴身保镖保护阿富汗总统Hamid
Karzai,并阻止了一次暗杀行动。当Karzai摇下车窗与孩子们打招呼时,被怀疑是塔利班成员的Abdul
Rahman,混迹在人群中近距离向总统连开4枪。海豹六队队员迅速对枪击做出反应,并在Rahman发动突然袭击几秒后就将他击毙。

即使Marcinko也和其他人一样,对他以前的下属予以肯定。早在2004年,前任指挥官就评价McRaven是”有史以来最聪明的海豹”。同时一位有先见之明的Wayne
Downing将军当时就指出,”如果说有人足够机智狡猾的干掉本拉登,那就非McRaven和他手下的三角洲及海豹六队的队员们莫属”。甚至还有一位同僚将McRaven与漫画中的超级英雄——美国队长相提并论。

从海神之矛行动说起——公开资料中的海豹六队发展史part5

上图为海神之矛行动中留下的隐形黑鹰的残骸,下图为网路流传的想象图

2010年10月从塔利班手下营救英国援助工作者Linda
Norgrove的失败就是一个例子,给DEVGRU的荣耀上留下了严重的污点。她被关押在Kunar省北面高8000英尺的山上,被拦截的通讯表明Norgrove处在极度危险之中——要么她会被处决,要么会被运送到巴基斯坦边境的基地组织。一场黎明前的突袭行动被准许发动,24名海豹6队队员,在游骑兵的支援下,从MH-60黑鹰直升机上快速绳降下来,冲向院落。一些英国SAS队员事后质疑直升机突袭方案的合理性,但是即将发生的危险以及险恶的地形最终决定不可能有其他的选择可能。在AC-130U炮艇机和黑鹰上来自RECCE单位的狙击手的掩护下,DEVGRU突击队迅速干掉了6名叛乱分子。然而,突击队员们没看到的是,另一个塔利班分子试图将Norgrove拖出关押据点,人质逃了出来,误打误撞进入了交火地带。一名队员从附近的屋顶向敌方残余武装分子投掷了手雷,干掉了敌人,但同时也重伤了藏在暗处的Norgrove。虽然在海豹6队找到她时她还活着,但Norgrove最终医治无效死亡。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