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y战俘营里的70名美军战俘,我被从这个小小的入口中拉了起来

by admin on 2019年8月13日

“啃屌”上士

图片 1

图片 2战俘营模型

Muse通过房间的小方窗户窥视,看到了数十起酷刑,其中包括一名巴拿马人被美国国旗包裹,通过手铐吊挂在篮球架上,并被棍棒和橡胶管殴打。而那些Muse没有亲眼看到的酷刑事件,也不断地传入他的耳中,因为严刑拷打是监狱里的日常。受刑者的惨叫日夜回响。随着时间的推移,野蛮的生活条件对Muse造成了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伤害,到了第九个月,他已经失去了超过50磅的体重。

回到大本营后,我们的编队站满了一间仓库大小的屋子。在我们左前方的那个人看上去不怒自威,正是他带领着突击部队的弟兄们营救我们。我们很敬畏他们。在我们的指挥官简短地讲了几句话之后,伴随着国歌响起,我们立正并齐刷刷地敬礼。最后,突击队员走到我们跟前并挨个祝贺我们每一个人。这个过程有点老土,但也是一段感人的经历。

这里的地面是冰冷的混凝土板。当时是冬天,我赤身裸体地坐在混凝土板上直哆嗦。最后我听到:“站起来,犯人!”

距离该地500码处有另一被称作“第二学校”的建筑群,驻扎有45名守卫。让整个任务更加困难的是,福安空军基地就在Son
Tay东北约20英里。

图片 3

之后,在我的一次受审中,审讯人员的一个奇怪表情让我笑出了声。

“你想要吃的吗?”守卫时不时地会来问一下。然而他们并不理会我的肯定答复,而是大笑着走开,他们永远不会给你食物。这不过在逗你玩。

“我们要拯救关在Son
Tay战俘营里的70名美军战俘,也许可能更多。那些战俘有权利期待自己的战友这么做,而这个目标在河内以西仅23英里。”

“三角洲部队降落在莫德洛监狱的屋顶上……三角洲干掉了守卫……三角洲队员进入……Kurt
Muse离开了他的牢房……三角洲部队从屋顶搭乘直升机离开,好……不!直升机在着火,它被击中了,它正在坠落!不,它要坠落在街道……它被击中了……正在下降……他们安全了“

在我们暂住在仓库后不久,我看到一个兄弟Kurnrick上士穿过人群直奔向我。他直直地站在我跟前,问道:“你跟那些癞蛤蟆说了关于我的什么事?”

我被拉了起来。在那时,我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贴在屁股上,我伸手把那玩意弄掉——感觉似乎是橡树在冬天落下的枯叶。

乔治亚州本宁堡绰号“巴德”的希德诺中校(Lt Colonel “Bud”
Sydnor)被选为突袭任务地面部队的指挥官。希德诺中校作为作战指挥官有着无懈可击的名誉。除此之外,还从本宁堡选调了一位极好的指挥员来指挥特遣队——迪克·梅多上尉。梅多是带领部队进行建筑群内高风险着陆的一线指挥官。

在巴拿马的美国人

图片 4

“嘿,不要倒在这,大兄弟。”我的一哥们抱怨道。

曾经在二战期间训练菲律宾游击队的布莱克本准将提议以小股特种部队志愿者救援战俘,他选派绰号“公牛”的西蒙斯上校来指挥这个小部队。

为确保地面部队的所有需求都得到满足以及所有必要目标都已经实现,在行动队员踏上屋顶期间,炮艇机和负责指挥控制的黑鹰直升机一直保持着联系。据报道,这次安全通信系统运作得相当好,与附近Paitilla机场上海豹突击队所发动的那个悲惨的攻击行动完全不同。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Krunrick上士后来跟我说:“当我正待在自己的箱子里时,两名守卫突然把我拉了出来,一边拍我一边喊:‘给我们看看你的搞笑脸,啃屌!秀一下你的搞笑脸!’”因为这些守卫用“啃屌”称呼他——之前这个词之前只有我独家专用,所以他很快判断出了一定是我搞的鬼。

“脱下你的头罩,犯人。”警卫吼道。

在1970年11月25日,美国总统尼克松在白宫举行仪式,向勒罗伊·J·玛诺儿准将,西蒙斯上校,阿德里一等军士和勒罗伊·W·莱特空军技术军士授勋。而在2970年12月9日,国防部长梅尔文·R·莱尔德在北卡莱罗纳的布拉格堡向突击队中的其余人授勋。

图片 5

这是系列第三章,你可以通过这些链接阅读第一部分(

当抬头看他的时候,我确保不要将头转向任何一侧,以免自己的黄色耳塞露出来。当门关上的声音响起后,我迅速把耳塞拔出来藏到了角落。门轻轻地打开,让守卫能推入一罐热水。我明白了:这些水是解决口渴问题,并且水温是用来保证我们身体内部恒温。每隔几个小时,我们都会得到一罐热水。喝了这么多热水后,我的膀胱很快膨胀起来,不得不用木箱角落提供的那个10号汤罐来排尿。

国防部长梅尔文·R·莱尔德向参与突袭Son
Tay战俘营设施的特种部队与航空部队人员授奖。

正义事业行动,也就是美国进攻巴拿马的行动,于1989年12月20日00:45发动。参战部队包括大量的常规部队、空降部队以及特种作战部队。然而正义事业行动的一个重要部分是围绕着一个美国公民,和一小支为了将其从死亡边缘营救而不懈努力的人们。

借着房间中央那个高功率60W灯泡发出的刺眼光芒,Jamie、Mike和我眯着眼睛看周围的其他人。我们的救援人员来自一个姊妹中队,这真是一种荣幸。他们迅速地将我们带领到门厅中,然后将我们推进一个不断变长的“国家囚犯”队列中。我们靠在墙上,低着头蹲着,一只手放在我们面前的囚犯肩膀上。

我开始关注SMU(Special Mission Units,专指 Tier 1
单位)训练课程的动态。任务一个接一个。在北卡罗莱纳的丛林中。我们要花几个日夜巡逻,目的是搜寻由于飞机坠落而不得不弹射伞降到“敌方领土”上的飞行员。这个其他战斗巡逻任务没什么不同:全程保持严格的战术纪律、食物少、几乎没有睡眠。我们找到了飞行员。并开始在“坏蛋”国家领土上进行长途跋涉,准备回到自己的家园。

图片 6SR-71

图片 7

“所以,那人是谁,囚犯?”

在箱子里经历了无数小时与扬声器噪声做抗争的折磨之后,门闩再次响起。我拔掉耳塞并将它们挡在角落。

图片 8亚瑟
D.公牛 西蒙斯上校

“赌棍”

门打开后,先是闪光弹压杆弹开的声音,紧接着便是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尽管塞着耳塞,我还是坚决地用手指堵住耳朵,从而缓解爆炸声的冲击。

“那是什么……你从你的直肠里拿出了什么东西,犯人?”守卫尖叫道。

图片 9水牛猎手
无人机

Muse和一小群密友决定采用更为主动的方式应对日益加剧的压迫。利用在迈阿密采购的无线电扫描和传输设备,Muse和一个由四到五名巴拿马人所组成的小型非正式团队开始播放反诺列加信息。播放方式是首先确定哪些是本地最受欢迎的无线电台,通过获得它们的频率,然后在信号塔站点中简单地安装更强的发射机来完成。这将压制电台广播相对较弱的信号,从而传输他们这支海盗电台团队选择发送的任何信息。

我注意到其他人穿着他们分发的Gortex外套。“你们从哪拿到这些的?”我哼了一声。“这些外套就放在我们的箱子顶上,伸手就能把它们拿进来。”他们解释道。“我还奇怪为什么你不拿你的外套。”好吧,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像我总说的那样。我一直不知道那里竟然放着一件外套。在胶合板盒子里度过的54小时中,我只能靠黏在屁股上的落叶来获取一点点温暖。

无论是不以为然还是选择相信,一些传言描述了囚禁过程中的具体细节:随着时间推移,将会有一连串能撕裂你耳朵的音乐以及其他的噪音用来折磨囚犯,从而降低他们的“抵抗”能力。跟其他各种各样的细节猜测相比,我选择接受这一条。

沃纳·A·布里顿中校(Lt. Col. Warner A.
Britton)驾驶着“苹果1号”,但是“苹果1号”自己碰上了麻烦。这架直升机偏离目标,距离战俘营450名,并且错误地降落在“第二学校”中。西蒙斯知道这不是Son
Tay。建筑物和地形都不对,但是让所有人恐慌的是,这也不是“第二学校”——是一个满是敌军的军营——而其中100人在5分钟内被杀死。

Muse被审讯了三天,并被剥夺了睡眠,还被迫看着其他囚犯在他面前接受酷刑。有一次,一个审讯者将一直手枪顶在他的后脑差点开枪,然后愤怒地离开。随后Muse被搬到一系列地点,似乎是为了避免美国寻找到他。巴拿马政府试图故意证明Muse是巴拿马公民而非美国公民,然而这一企图遭遇了失败。失望的巴拿马政府最初拒绝任何美国官员与他联系。国务院迅速做出反应,取消了从巴拿马到美国的所有签证。此后不久,由于签证制裁以及巴拿马运河条约的约束,诺列加允许美国官员定期与Muse接触。

“好吧,先生,我估计他会痛快地答应。”

绿色贝雷帽的高风险“生存、躲避、抵抗、逃脱”

在五角大楼的新闻发布会上,亚瑟·D“公牛”西蒙斯上校正在回答关于Son
Tay战俘营突袭营救的问题。图中从左到右分别是国防部长梅尔文·R·莱尔德,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托马斯·H·摩尔海军上将(Admiral
Thomas H. Moore),整个行动的指挥官勒罗伊·J·马诺尔空军准将(Brigade
General Leroy J. Manor)

参加赌棍行动的三角洲A中队第2分队F小队成员

SERE
RTL训练教会了我们关于自己和他人的许多知识。我对这场考验的评判其实又少又肤浅。这段经历给了我很多的耳光——无论是比喻意义上的还是字面意思上的——而几周后,我又恢复了每日早晨的照常训练。

“长官,这只是些夹在屁股上的树叶。”

因为这一建筑群位于河内以西32.1千米,突袭行动的计划者认为Son
Tay的孤立程度可以进行小部队的机降,解救战俘并撤回。除了一个Son
Tay战俘营的桌面模型,还有一个代号“芭芭拉”的战俘营全尺寸复制品。“芭芭拉”建造于佛罗里达的埃格林空军基地,供选拔出来的特种部队士兵在夜间进行训练。为了隐蔽企图,白天这一训练设施被拆解用以规避苏联的侦察卫星。进行了多重安全措施之后时间也逐渐耗尽,虽然证据并不确定,但是Son
Tay战俘营正在被转移。

图片 10

“起立!跟上你前面的那个人。我们出发!”我们的长蛇编队最后一次穿过大楼,进入了冰冷的夜空。我们被带进美国空军第一特种作战联队的H-53重型运输直升机后舱,坐下并等待升空。当直升机起飞并转向大本营的角度时,突击队员们将水果和糖果棒掏出来分给我们。我们津津有味地咀嚼了起来。

“你的直肠里还藏了些什么,犯人?”

梅多无线电通知“红酒”突击组指挥官,绰号“巴德”的希德诺中校,“未发现目标”。现场并没有战俘。突击已经结束,耗时27分钟。

(作者在此感谢美国空军特种作战司令部公共事务办公室,Greg
McMillan中校和Carol Kanode中校所提供的宝贵帮助)

当我在RSL过后的第一次行军中,在走到四英里处的标记时,我拿出一个水壶把里面倒空——以足够盛接一股陈腐、棕色的尿。我又想起当初SERE被抓前待在卡车里的时候,膀胱都要憋炸的情形。陈腐棕色的尿液——我想说的是即使是温暖新鲜的尿液也已经够糟了……更何况现在这样腐败发棕的玩意?好吧,因果报应,这壶敬你,“啃屌”上士。

我们在离营地几英里远的一个小湖边停了下来,等待己方的交通工具将我们带回去。一辆货运卡车准时到达目的地,我们爬了上去。这真是太棒了,我想。这漫长的任务终于结束了。这趟车程比预期的要长,我发现自己的膀胱再也承受不住了,于是把自己水壶中的水都倒在了卡车地板上。

很幸运的是,只有1人在迫降时受伤;机工长踝骨骨折。在恢复镇定后,特种部队上尉梅多急速冲下飞机,以镇静的语气通过麦克风喊道:“我们是美国人,你们都低头!我们是美国人,你们都趴下!我们很快会进入你们的牢房。”尽管没人回答,突击队员们跳起来迅速开始行动。全自动射击的武器将守卫们打倒在地,其他北越军试图越过东墙逃跑。14人冲入监狱试图拯救战俘。但让他们失望的是,并没有找到任何人。。

图片 11

那天我们没有离开仓库。我们被指示留下来过夜,睡在小床上解压。在这一段日子结束后,我们就能被允许回到自己的家了。一切照常,这里有一些清淡的咖啡蛋糕以及果汁可食用。我们吃吃喝喝一直到了凌晨,并且互相分享自己的经验。

我爬了出来并站起身让卫兵将头罩在我的头上。我被带着穿过这个建筑,然后被迫磕磕绊绊地爬过一些木制楼梯来到审讯室。

图片 12

第二天,巴拿马的报纸头条上充斥着关于”帝国主义美国佬“以及他们的宣传。很明显,信息确实传达到了群众的手中。尽管这些工作取得了成功,但它也引起了愤怒的曼努尔诺列加的注意,他立即责成其部队揪出并逮捕肇事者。虽然Muse在未来两个月继续进行着这些广播,但狩猎已经在进行中了。在此期间,随着诺列加越来越无法容忍广播,最终带来东德和古巴的专家帮助他们追踪这难以捉摸的电台总部。

第一个进入房间的队员叫我们在箱子里说出自己的身份。我们三人通过洞孔伸出手臂挥动起来,并大喊自己的名字。随着门闩发出最后一声咔哒,箱门被打开,我被从这个小小的入口中拉了起来。

“犯人,你以为这是在玩游戏么?”守卫给我的腹部来了几个勾拳,把我打倒在木地板上。学到新的一课:不要跟你的审讯者玩幽默,即使这只是一场游戏。

为了表彰他在计划和执行突袭Son
Tay战俘营中的努力。亚瑟·D“公牛”西蒙斯上校在白宫举行的仪式上,被总统理查德·M·尼克松授予优异服务十字勋章。

图片 13

图片 14

我被允许拿回自己的衣服——靴子除外。然后我被带到一座建筑内,被塞到一个木箱里。箱子的门被关上并在外面上了锁。

当时美军担心,因为侦察失败而反复飞行的无人机会被北越军队看见。在7月,SR-71的侦察飞行判定Son
Tay战俘营活跃程度逊于以往。10月3日,Son
Tay战俘营似乎没有人类活动迹象。然而,在距离Son
Tay以东15英里发现了日渐增加的活动迹象。制定行动计划的人员开始挠头,战俘被转移了?北越军已经发现美军就要进行突袭行动了吗?

图片 15

我已经记不太清自己上一次吃饭时什么时候了——当然不包括在战俘营那次囚犯集中起来做的“汤”。这离那次“营救坠机飞行员”的任务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奇怪的是自己并不是很饿,并且那次在战俘营做饭时所缺少的一种香料仍然在我的脑海中萦绕不绝。

夜幕降临,我们不得不面朝下躺在泥土中。我们的手被绑在身后,头也被罩了起来,头罩捆得很紧,让我感到呼吸困难。我找到机会转过身来,感受到氧气被剥夺的恐慌开始蔓延全身。敌军守卫以一种伪装的口音向我们提出问题和命令。我感到身上的衣服被扒去,直至全裸,然后被命令坐到地上。

任务计划并不复杂。通过空中加油,6架直升机从泰国起飞,越过老挝进入北越。当时,各种各样的事件发生在起飞地和越南。特遣队将会在夜幕掩护下靠近战俘营。HH-3H直升机“香蕉1号”运送一队突击部队,将迫降在建筑群众,另外两架HH-53直升机“苹果1号”与“苹果2号”将在建筑群外放下大股的突击部队。他们将突破围墙突袭战俘营。建筑群里的任何越军都会被消灭,而所有战俘将登上HH-53直升机飞回基地。

图片 16

回归自由

当参加一门为了特殊任务所设立的训练课程后,我了解到在这六个月的课程期间,我将在某个时间点参加SERE学校,但我不知道确切的时间。我们的SERE训练被分为几个阶段,开始是室内教学,之后便是毫无预兆地在战俘营蹲大牢……但究竟是什么时候?

情报中所说的40英尺高的树木环绕着Son
Tay战俘营,实际中看起来大得多。“其中一棵树,”一个飞行员回忆道,“肯定有150英尺高……我们像是一个巨大的割草机一样向它撞了过去。整架飞机剧烈震动……然后我们就坠地了。”

参与此次行动的部分三角洲队员: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